互金整改延长:七成P2P平台退出资金存管难题待解

下载APP

新手指引

在线客服

互金整改延长:七成P2P平台退出资金存管难题待解<返回列表

2017-07-11 14:22:33    来源:新浪网

互金整改延长:七成P2P平台退出资金存管难题待解,正为合规“大考”忙得焦头烂额的网贷平台,或许能暂时舒一口气。

近日,央行等国家十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对下一步的互联网金融清理整顿工作进行了详细的进度安排,整改验收的限期由原定计划的8月24日延至2018年6月底。

互金整改延长:七成P2P平台退出资金存管难题待解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整改时间漫长,很大原因是职责的划分明确性不够,政府部门监管部门之间的配合度、协调度、分工明确度也成为影响整治进度的客观因素。

“机构监管是归地方金融主管部门,行为监管归银监会,这两者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对于一个具体平台的监管应该怎么样去分工,标准是怎么制定,这个也不是很明确。”方颂说道。

事实上,在整改期间,各地政策不统一的情况也会出现,加大了整改的难度。以资金存管为例,银监会并无银行存管属地化规定,但在落实过程中上海、深圳都对此有规定。

“对于银行存管属地化,目前各方争议较大。具体落实到各地金融办,是否要求属地化都有可取之处。目前来看,要求银行存管属地化的均为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也是网贷平台集中发达地区。”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各地在制定政策时,不应该盲目跟风效仿,应该结合实际情况。

七成P2P平台退出

这场让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入“高压”状态的专项整顿,启动于2016年4月,由国务院组织14个部委召开电视会议,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为期一年。2016年10月,国务院正式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17部委首次联手公布“1+N”整治方案。

零壹财经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正常运营的P2P网贷平台仅余1553家,占行业累计上线平台数量的29.9%。这也说明,在整治高压之下,不少平台都主动或者被动退出。

方颂分析称,整顿期间的实际情况比想象中更加复杂,其中真正的清理整顿阶段从去年8月至11月底,仅留下4个月的空间。

91金融董事长许泽玮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在《通知》下发之前,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已经实质性延期。根据原部署,互金专项整治将在今年3月底前完成。其间包括四个阶段:摸底排查、清理整顿、督查和评估、验收和总结。“但实际上,各地的具体执行却并未按照原计划时间表推进。目前全国范围内,互金整治的节奏晚了至少半年多。”

以广州的P2P网贷平台为例,6月中旬广州首批平台才刚刚开始陆续收到整改通知书,该项工作属于清理整顿阶段中的一部分,原计划应该在去年11月底已经完成。而深圳的速度更慢,5月底刚进入第二轮清理整顿前期工作—现场检查。

“所以原先监管层设的进度表已经不再适用,如果不以事实为出发,按照原定进程表来勉强推进,阻力会非常大,整顿的效果也难言乐观。”壹宝贷总经理罗浩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尤其是一些新事物的不断涌现,给整改带来了不少的挑战。例如,不少平台采用“去标签化”的合规突围路径,导致难以定性。据不完全统计,从去年6月到今年6月,一年多时间里已有超过10家网贷平台更名。如业内知名的“银客网”更名为“财富星球”,“链家投资”更名为“链链金融”等。

“是穿透把它当作P2P,还是它又是一个新的细分行业,由谁来监管,应该怎么去开展,这些都无法确定。”方颂向记者表达了他一直以来的疑惑。

许泽玮表示:“如此大的工作量,让原定的1年期限时间紧张。”仅一项资金存管业务,就需要耗费互联网金融平台大量的时间,整改工作给予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时间并不宽裕。“如果严格按照此前的期限执行,会错杀一大批良好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这其实是违背了监管的意图。”

属地化监管困境

资金存管确实是大难题。虽然银监会已经下发银行存管文件,但银行存管推进的速度还是比预想的慢,成为影响平台整改进度的一大阻力。

据网贷天眼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6月30日,我国P2P网贷平台数量达4979家,在运营平台1770家。其中,共有433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截至6月8日,完成银行存管系统上线的网贷平台共计211家,仅占总量的12%。

事实上,作为重要指标的银行资金存管,不仅意见不一,各地的做法也有不同,导致不管是已经“合规”还是仍在努力“合规”的平台,都需重新适应新的政策和管理条例。

方颂认为,现在的银行存管主要有两个不同的意见,一个是存管银行本地化的问题;另外一个是否银行存款全部接入以后才备案登记,还是按照原来的文件有个协议就可以备案登记。

6月1日,上海市金融办发布的《上海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网贷机构应选择本市设有经营实体且符合相关条件的商业银行进行客户资金存管。

7月3日,深圳金融办也下发了类似上海版的《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办法(属地化征求意见稿)》,存管银行必须是深圳市行政辖区内设有分行以上级别机构的商业银行。

方颂表示:“存管本地化对于所在城市来说监管更加便捷,掌握数据更重要,但是没有可能盲目去推。如果要推,至少要具备一个基础条件,就是真正的全国性银行愿意去做存管的业务。”

“从监管角度来看,跨地域的监管成本高昂,存在诸多实际操作上的问题,属地化管理大大降低了监管难度。但从平台经营角度,针对属地化进行调整需要一定的成本和时间。”人人聚财CEO许建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部分已经签订协议或已经成功上线外地银行存管的平台,需要重新寻找本地银行开展合作。

从深圳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平台将要为适应监管新规作出调整。比如44%已签订银行存管协议的平台,存管银行在深圳没有分行等。而类似的情况,未来或许也会在其他城市出现。根据融360统计,目前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中,有112家上线平台不是在属地有经营实体的银行进行资金存管,这批平台数量占上线平台总数的比例达41.79%

周治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已经发布正式官方文件的省市中,上海和深圳明确提出银行存管属地化的要求,而广东和厦门则没有属地化的要求,北京市金融工作局于7月7日发布网贷备案登记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未提银行存管属地化。其他大多数地方则尚未明确。

关于存管属地化,银监会对此并没有规定。今年2月,银监会发布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其中并无银行存管属地化规定。

罗浩杰认为:“互金风险专项整治是复杂、系统的过程,需要各地统一协调和重新定性,监管也需要时间去拿捏好监管尺度。”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本站信息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本网站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